大量中資企業轉籍新加坡 夾雜非法金融活動影響聲譽

大量中資企業轉籍新加坡 夾雜非法金融活動影響聲譽
守护医护后方

大量中資企業轉籍到新加坡註冊被稱爲「洗星籍」,其中也夾雜着不少非法金融活動,媒體稱之爲「中國杜鵑事件」。(圖/路透)

近幾年新加坡大舉吸收從香港撤出的外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陡升,不過有些金融專家指出,轉向新加坡的不只是外資,還有大量的中國企業,其中也有不少是從事洗錢或非法金融活動的組織。這些被專家稱爲「洗星籍」的企業大量涌入,凸顯新加坡的監管措施已出現問題。

據《美國之音》報導,近期國際金融界注意到,中國企業大量進駐讓獅城的非法活動增加。有專家認爲這將凸顯星國的監管措施出現問題,但也有觀察人士認爲,這是有人刻意用有色眼光看待中國投資。

大陸旅遊業巨擘攜程集團的數據顯示,中國和新加坡於2月9日相互開放免簽入境30日之後,春節期間中國旅客前往新加坡的訂單數量比去年同期增長超過960%,顯示新加坡旅遊業正因這項新政而受惠。而免籤除了吸引觀光客,還吸引了許多中國企業前往這個新興的亞洲金融中心。

觀察人士認爲,新加坡可能因此付出一些代價,而近期已發現數起與中國有關非法活動。網媒《亞洲前哨報》(Asia Sentinel)報導,隨着中國和尤其是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地緣政治競爭變得愈來愈波濤洶涌,新加坡在接受中國企業上雖然有經濟實用主義,但實際上很多問題令人頭痛。這些中國企業涉及網路兒童性剝削、中國官員受賄、非法貿易與洗錢等弊端,被新加坡稱爲「中國杜鵑事件」,都屬於中國企業轉籍新加坡後的問題,它有如杜鵑鳥把蛋下到別的鳥巢、讓其他鳥類代爲孵蛋的做法一樣,而這已經造成星國的外交和聲譽後果。

从最强接盘侠到欠债几个亿,最惨“土豪”深圳降级,队内表态:争取活着

仿生人也会做梦

報導說,長期觀察中國外交及經濟事務的德國非營利組織「Mapping China」共同創辦人安達彩(Aya Adachi)說,新加坡爲了成爲全球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近年來更改法規允許客戶大筆資金流入,卻同時給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機。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研究與政策專家馬蒂尼(Maira Martini)表示,新加坡的做法「對於貪腐和其他犯罪分子來說,可能非常有吸引力」。

不過,新加坡前總檢察長、新加坡管理大學(SMU)李光前客座教授溫長明(Walter Woon)認爲,當然會有人透過新加坡進行金融犯罪活動,但這不限於華人,其他像美國或瑞士等金融中心一樣會出現類似的問題。

《金融時報》曾於2022年11月報導,當年有逾500家中國企業悄悄將總部遷往新加坡或在星國註冊,以規避美中緊張加劇所造成的地緣政治風險和印度市場上的反中情緒,包括時裝零售商Shein、電動車製造商蔚來汽車,以及IT服務供應商開域集團(Cue)等。《金融時報》並將這種做法稱爲「洗星籍」(Singapore-washing)。

不過,新加坡媒體指出,新加坡協助中國企業將其業務運營和背景「去中國化」,恐會帶來潛在的負面聲譽風險。新加坡政府必須採取更嚴格的措施,以防止這些非法中國活動發生,而監管數量龐大的實體,對星國當局來說將是一個艱鉅的挑戰。

山大厨房

安達彩認爲,新加坡實際上已經注意到部分監管措施出現漏洞,只是爲維持政治中立形象,不願公開指稱來自中國的非法活動激增,這代表獅城在未來有調整監管政策的空間,以維持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藍委稱白營盼禮讓委員會召委席次 黃國昌否認批:台灣社會不樂見放話文化

灵武帝尊 孤雨随风

一年涨三倍,一家兽药公司的转型光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