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回收深度虧損,強撐手機以舊換新大故事

閃回收深度虧損,強撐手機以舊換新大故事

底層青年景浩,通過拆解手機零件起步,最終取得自己商業和人生的成功。這,是電影《奇蹟·笨小孩》中講述的故事。

台積電(2330)設廠為何能帶動周邊房價? 他:市場正在做嘉義高鐵站成下一個青埔的夢

共工 小说

在全球最大電子市場華強北,這樣的勵志故事,不計其數。深圳成長爲全球消費電子產業中樞的過程中,誕生了無數造富神話。閃回收的創始人劉劍逸,也是其中之一。

2016年,手機行業正處於蓬勃發展期,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達到4.65億部,達歷史新高;當年底,智能手機保有量超過13億部,市場逐步從增量切換至存量市場。

用戶換機之後,海量的”退役”智能手機何去何從,便成爲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行業問題。

這一年,劉劍逸開始在深圳創業,次年推出閃回收,做手機回收和以舊換新,1年時間便通過移動網絡運營商把業務拓展至31個省份。

創業之前,劉劍逸曾在手機分銷龍頭天音通信工作多年,積累了豐富的手機行業運營經驗,爲閃回收的崛起奠定了基礎。

北京汛期来临 地下防汛工程可「喝」饱水

閃回收的業務模式相對簡單:

第一步,回收舊手機。經過多年發展,除了自有的互聯網、O2O回收渠道,還與幾乎所有的主流手機品牌、42000多家線下商戶、主要移動網絡運營商等有合作;

第二步,閃回收基於自己的產業積累與技術優勢,將這些舊手機翻新,再通過自有及合作渠道對外銷售。

脑电波少女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以2022年自消費者端回收交易總額計,閃回收是中國最大的以舊換新手機回收服務商,也是中國第三大手機回收服務商,市場份額分別爲8.4%和1.5%。

在閃回收旗下的電商平臺閃回有品,二手9成新的iPhone 15 Pro 256G售價7499元,比新機便宜1100元。

對於很多用戶而言,可以用相對低的價格,買到比較優質、穩定的二手手機產品,還是挺香的。

對於手機產業而言,閃回收幫上游的手機廠商、零售商、回收門店們,每年消化上百萬臺二手手機,提高了產業運行效率和實打實的ESG成就。

爲了穩固這些業務,閃回收與上游結成戰略聯盟,近幾年先後拿到小米系和轉轉等產業資本的投資。

絕世 神偷

看起來,劉劍逸的閃回收,賣的是二手手機,比賣拆機零件的景浩,業務價值強得多。事實上,閃回收只是賺了個翻新的差價,只有不到10個點的毛利率。

《履职这一年》系列报道——许忠代表:让世界聆听中国歌剧美好之声

隱身在手機巨頭和回收大佬身後,閃回收在回收市場的知名度和市場地位,遠不如愛回收、鹹魚和轉轉。本質上,就是一個幫老大哥們幹髒活累活的憨厚小夥子,跟《奇蹟·笨小孩》中的景浩,沒什麼本質區別。

无论黎明或是黄昏

近幾年,中國市場手機回收率(一段時期內回收的手機交易量佔新手機銷售量的比例),從2018年的8.5%大幅提升至2022年的27.5%。與美國、日本等國的55%-75%,仍然存在較大的差距。

推销屏东农特产 周春米率队前进2024东京食品展

不過,手機回收市場的預期增長空間,正在遭遇消費電子產業低潮期的抑制。手機用戶們的換機頻率,正肉眼可見地下降。2023年,中國市場手機總體出貨量2.89億部,同比增長6.5%;其中,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2.31億部,同比增長1.1%。

作爲與之密切相關的回收和以舊換新,也出現了明顯的業務增長壓力。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閃回收出現了營收增速下滑、毛利率下降、虧損率提高的趨勢。上述各期,公司收入分別爲7.50億元、9.19億元、8.36億元,分別同比增長48.8%、22.6%、19.2%;同期,毛利率爲8.2%、6.1%、7.3%。

低毛利模式,再加上各項費用居高不下,導致閃回收持續虧損,報給期內淨利潤分別爲-4870.8萬元、-9908.4萬元、-9911.4萬元,虧損率分別爲-6.5%、-10.8%、-11.9%。

退休好生活》新制上路 满60岁即可请领劳退金

受制於產業和技術積累,以及背後的各路資本方,閃回收不太可能開展橫向擴張,以舊換新的業務模式,大規模擴張到其他領域的希望渺茫。

公司接下來的業務重心,放在了區域擴張及開設線下門店上。2023年10月,公司已成功取得香港無線電商牌照(放寬限制)。去年的9月和12月,旗下閃回有品在深圳開出兩家線下門店,進行二手消費電子產品的回收以及銷售。

擴張,就意味着更大的投入,對於仍然處於深度虧損,賬面現金只有幾千萬元的閃回收而言,繼續融資、講更大的故事,纔是走下去的唯一途徑。於是,2月底,閃回科技向港交所遞交IPO招股書,衝擊港股主板上市。

《奇蹟·笨小孩》結尾,景浩走上人生巔峰。現實中,劉劍逸能複製這樣的故事嗎?

正太哥哥

台東淨海聯盟通力合作 去年共清出1萬公斤海洋廢棄物